以微信支付透视移动支付的发展

 支付资讯     |      2019-12-30 13:32
2019年7月23日,微信支付发布调整公告称,为严格落实《中国人民银行关于进一步加强支付结算管理防范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有关事项的通知》(85号文)和相关监管要求,更好地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完善支付风险防控体系,微信支付将启动实施“一号工程”,全面升级“App支付”和“Native支付”风险防控措施。公告要求微信支付合作伙伴在2019年9月15日前,完成升级改造,逾期未能完成改造的商户将无法使用有关支付功能,官方“直连”通道不受此次调整影响。随后,8月12日,微信支付进一步发布公告称,微信支付将更加严格审核服务商入网商户的进件材料,升级身份识别的认证标准。新入驻的商户及存量商户均需按照新标准进行客户身份识别与更新,否则微信支付相关功能将被限制。

“一号工程”鼓励商户绕开服务商交易转接、直接接入微信支付,虽然有助于微信支付实时查看商户情况、加强风险控制,但却对服务商的交易流水、运营收入产生直接影响。同时,这也标志了微信支付开始对其发展模式进行调整。本文将对微信支付的发展模式进行探讨,探索微信支付市场拓展的秘诀,讨论微信支付出台实施“一号工程”的真正意图,并对移动支付产业走势和银联的影响进行分析。

01微信“一号工程”

通过前文分析不难发现,在微信支付高速扩张发展的过程中,微信支付官方与服务商关系亲密。微信支付以充分开放的态度培养了一批代理服务商、吸纳了众多的ISV服务商,将所有的接口文档开放给服务商,配合各种激励政策,充分鼓励服务商使用合适的接口文档接入商户。甚至就在2019年上半年微信支付还宣称,官方团队已经完全放弃了“拓展经理”的角色,将移动支付在线下的拓展全部交给服务商,要与第三方服务商共生共存、共享利益。而“一号工程”的横空出世,对于服务商来说不亚于晴天霹雳,大有逐步将服务商踢出微信支付生态体系的趋势。微信支付,起于用户、兴于服务商,而这次,堪称“飞鸟尽,良弓藏”,难免引起轩然大波。

“一号工程”对微信的意义。一是应对监管要求。早期移动支付市场发展过快,乱象丛生,随着P2P爆雷、洗钱等风险事件的不断出现,2015年底开始,监管层开始对备付金存管活动及支付机构业务连接系统出具规范意见,特别是“85号文”对加强风险防控、提升移动支付安全提出更加明确要求。

微信支付此次启动“一号工程”,一方面对于资金流的风控能力将有显著提升。早前,线上支付出现带动了与之相关的洗钱、色情等灰色产业链的兴起,最为典型的就是游戏App利用审核不严的漏洞、借助服务商的“间连”渠道,通过大额度充值进行洗钱交易,单笔交易高达数千万元、单日交易流水可以突破40亿元。切断App和Native的“间连”入口将有助于微信支付直接获取商家交易数据、判断异常情况,实时进行监控;同时,加强商户身份认证,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从源头制止异常商户入网,杜绝洗钱行为。

另一方面,虽然此前非银行支付机构已经被要求“断直连”,但落实得并不彻底,只是要求银行和非银行支付机构的资金往来要通过清算机构,至于对非银行支付机构内部的资金流动并没有要求。商户直签微信之后,用户扫码支付变成了微信支付的“本代本”交易,而此前扫码领域的本代本交易并没有明确的监管政策。有消息指出,新监管文件或要求“微信将还没有本代本的交易全部迁到网联,而此前的暂不迁移”,“一号工程”的实施则有利于微信支付在政策出台之前尽快抓住时机把商户直签,以此获得博弈空间。

二是有助于微信支付加强商户体系建设。实际上,微信支付此次“断间连”除了加强风控,更重要的是加强对商户资源的掌控(图8)。


图8“一号工程”实施前后微信支付与用户、商户链接示意图

实施前的“间连”模式下,扮演微信收单服务商角色的有收单银行、非银行支付机构以及聚合支付服务商的不同组合。微信支付不直接掌握用户信息,商户产生的交易也是由服务商先获取并处理后再传送至微信,微信并不能直接获得商家的全部信息,信息资源获取受制于服务商,存在延后性、不完整性。但“一号工程”实施后,微信直通商户端,通过二次认证措施直接获取商户入网基本信息,通过交易通道切换直接获取商户交易信息,商户资料对微信支付而言唾手可得。

换言之,“间连”断开后,以往由服务商负责签约的商户,将成为微信的直接客户,商家的交易数据、经营情况也将直接对接给微信,微信支付将获取足够大的商户数据。未来,微信支付无需通过第三方便可完整获取商户信息及数据,同时直触用户、商户两端,可以通过大数据分析对商户经营情况、用户消费情况进一步掌握,输出自己面向B端的综合能力。并且,微信支付可能计划停止低费率抢占市场政策,提升结算费率,商户全部直签微信支付便于微信加强对商户的掌控程度,实施相应政策,建立微信支付新的商户体系。

三是帮助微信支付重构支付生态圈。“一号工程”的实施将对现有的支付生态环境产生巨大影响。

对服务商而言,加强了对服务商的控制。微信支付对其服务商交易上送本就具有排他性,曾经有服务商将交易数据同步给网商银行被微信支付发现后,微信支付强制要求其将网商银行的交易切断,并将该机构的全部商户调整为微信收单。微信支付对服务商严加管控初现端倪。“一号工程”让微信支付进一步加强对了商户信息的掌握、交易的控制,而商户信息对于服务商属于核心竞争信息,核心的移交就相当于服务商将商户全盘托给了微信支付官方团队,而服务商的重要性被严重削弱。此外,微信支付声称“断直连”是为了加强风险掌控,但对于低风险商户的一刀切,要求“间连”合作收单机构也进行商户直接验证的做法,直接反应了微信支付对于服务商合作伙伴本质上的不信任,试图将服务商踢出微信支付的生态圈。

对银行而言,部分商户是服务商受银行或其他机构委托进行拓展的,是银行的客户资源,商户信息的移交不仅意味着银行呕心沥血维护商户资源全部给了微信支付,收单业务全部丧失,还有可能因为微信支付对商户的控制失去银行其他业务的接入,银行与商户之间的信息流和资金流断裂。换言之,曾经为微信支付推广立下汗马功劳的银行,也逃不掉被抛弃的命运。

对支付宝而言,微信支付“断间连”也会对支付宝形成不利的竞争。以前的格局是支付宝掌握商户、微信掌控用户,但随着微信掌握的商户资源逐渐增多,加上微信支付庞大的用户群体,支付宝的交易份额下滑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商户、用户最终也会被牵扯到“一号工程”引起的蝴蝶效应中。虽然“断间连”后短期内商户和用户的体验不会产生变化,但长期变化最终会体现在价格上,结算费率的上涨、其他增值服务的计价,最终还是商户和用户来买单。

相比于支付宝的稳健发展,微信支付的爆发式发展得益于充分开放的生态体系,所有接口公开、各类服务商自行对接使用、大力推广。虽然腾讯在2018年组织架构调整时号称,要“助力产业与消费者形成更具开放性的新型连接生态”,但是“一号工程”已经标志着微信支付对服务商的政策正在收紧,微信支付的生态从开放走向封闭。

“一号工程”对服务商的影响。一是造成服务商交易下跌、收入降低。“一号工程”宣布实施不久,已经对服务商产生了直接影响,即交易流水下滑、收入减少。在新政策实施前,微信成本费率为0.2%,假如服务商通过提供服务以0.3%的费率接入商户,赚取0.1%的费率差收入及部分交易0.1%的返佣;而新政策实施后,商户直接接入微信支付,服务商失去了共计0.2%的费率差收入和返佣收入。以月交易流水为5000万的商户计算,这一变动就使服务商每月直接收入减少10万,足以对服务商持续发展造成严重的打击。

二是导致服务商业务推进困难、成本增加。一方面,产品减少,服务能力削弱。“间连”模式下,微信将自身的各类支付通道开放给银行、支付机构、技术服务商,包装成含有微信支付功能的非微信原生支付接口。清算机构和银行很多,各自优势不同,服务商可与清算机构、银行合作推出各种特色产品,并提供灵活个性化服务。但在“直连”模式下,话语权将完全交付给微信支付,服务商只能集中精力去推广微信统一的、标准化的产品,才能使商户符合微信支付接入要求。不同服务商间同质化的产品,几乎是消灭了服务商个性化服务,市场竞争力减弱。

另一方面,由于拓展商户增加了扫码重新认证才能交易,这让服务商业务员的扩展效率大大降低,拓展成本上升。服务商的存量大商户资源或是主动与微信支付“直连”,或是服务商不得不陆续移交至微信支付官方团队,服务商只能转换策略集中至技术力量薄弱的小微商户。小微商户数量多、分布散、费率敏感,拓展的人力成本、时间成本都将大幅增加,而收益却会减少,服务商发展动力自然受到影响。

三是使服务商市场地位下降,被迫转型。尽管“一号工程”对服务商前景不妙,但目前微信支付仅仅是发布了一纸公告,暂未采取强力推进手段,给了服务商一丝喘息的机会。但在微信支付的长期规划里,微信支付自己将成为收单机构,服务商将不再持有商户资源,身份从合作伙伴转变成“打工仔”,被边缘化是迟早的事情。在微信支付快速扩张的阶段,服务商发挥了拓展商户、支付渠道接入、日常运营的作用,现在进入了微信支付建设自己的商户生态体系的阶段,服务商只能配合微信支付完成“直连”宣导,拓展小微商户,提供辅助支持。支付生态链中角色的变化使服务商,特别是长期专注服务于微信支付的服务商,极有可能成为面临绝境的夕阳企业,不得不另觅出路。

“一号工程”对银联的影响。当前移动支付市场参与方众多,格局已基本形成。2014年起,随着移动支付兴起,微信支付、支付宝快捷支付逐渐侵蚀刷卡支付的市场份额;采用“直连”商户、银行的模式,让交易绕开了银联和网联转接清算,直接削减了银联的主营业务的交易份额和业务收入。为了应对竞争,2017年下半年,银联推出银行业统一App“云闪付”,抢回了一些市场份额。目前,含聚合支付在内的移动支付参与方众多(图9)。


图9移动支付市场结构图

从图9不难发现,银联与财付通、支付宝的组织性质、市场角色完全不同,具备合作共赢的基础。并且,随着监管政策收紧、监督要求加严,微信支付、支付宝与银行、非金机构“断直连”成为必然趋势。

2019年,银联一方面继续推动“云闪付”App发展,另一面推进通道切换工作的落实。在发卡侧,尽管网联凭借通道及费率的优势已完成微信支付、支付宝接入,产生巨大的转接交易量,银联也在不断优化通道建设,在联合银行机构、建设无卡平台中持续发力,推进发卡侧“断直连”工作;在收单侧,凭借丰富的受理环境建设经验、与收单机构良好的合作关系基础,银联通过条码前置平台、合作伙伴开放平台等,提供聚合支付功能,增强综合服务能力,将微信支付、支付宝的收单业务逐步切换至银联通道。

“一号工程”实施前后交易运作模式大不相同。在银联参与到收单侧“断直连”工作中后,理想状态下,商户交易产生后信息传送至收单机构,收单机构上送至银联系统,后续再向微信支付或支付宝的平台传输(图10)。随着银联无卡平台的建设完善、发卡侧“断直连”工作的推进,银联在支付全流程中均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将大幅扩大银联的转接清算收入与规模。


图10被扫交易理想运作方案图

但是,随着“一号工程”实施的推进,微信支付“直连”商户增多,服务商逐渐出局,微信支付将直接扮演起“收单机构”的角色,收单侧交易信息由微信自行处理;“一号工程”不涉及发卡侧,发卡端的交易维持不变,经由网联平台处理,于是便形成了新的微信支付运作方案(图11)。而支付宝由于暂无相应政策出台,运作方案模式不产生变动。


图11“一号工程”实施后微信支付被扫交易运作方案图

“一号工程”的推进将对银联造成不利影响。对比“一号工程”实施前后被扫交易运作路径不难发现,在“一号工程”呈现的新运作模式下,不仅收单机构不复存在,连银联都将从运作方案里出局。相比之下,由于发卡侧不做调整,网联则不受影响。如果监管政策无法进一步收紧对微信支付的控制,银联没有针对性解决方案破局,一旦新运作方案全面落地,不仅银联之前为微信支付收单业务切换所做的努力全部付之一炬,大量的微信交易不再经过银联,银联既失去清算收入、又失去海量数据,倘若有朝一日支付宝也效仿要求商户“直连”,而发卡侧“断直连”仍旧被网联牢牢占据入口,银联的前景堪忧。

02中国银联应对之策

银联作为银行卡组织,不能只是发挥产业各方的核心枢纽作用,更要下沉市场、走向市场一线,研究支付产品和服务的变化,抓牢银行这一核心合作伙伴,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统一战线,才能赢得市场份额。

一是全力发展“云闪付”用户规模。如果没有C端用户规模,银联对产业各方就失去了话语权,银联就失去连接银行、商户和用户的工具。但是“云闪付”要全力对标微信和支付宝,要大胆尝试支付宝、微信也有的一些例如花呗等金融功能,引导商户不再依赖“云闪付”低费率和营销活动。同时,只有“云闪付”的交易流量,才是真正不会流入体系外。目前“断直连”的背景下,微信的交易流量圈进来难,留住也困难。

二是加大与银行、非金机构及聚合服务商的合作。充分借助条码前置平台和合作伙伴开放平台是当前银联在A/T受理端发展的有力武器,向产业各方赋能。为产业各方提供优质的支付通道和清结算服务,协助产业各方做大做强。

首先,在中国银联层面将条码前置平台输出给银行和非金收单机构。采用整体合作、项目合作、行业合作等多种方式,提升平台商户尤其是优质商户规模。

其次,不断完善服务商制度,通过提供稳定、长期的激励政策,培养优质服务商,提供有效的商户拓展、维护合作。同时,对美团、收钱吧、花呗等总对总通过合作伙伴开放平台接入的机构,总分公司协作,加大在中国银联分公司层面开展专项的商户宣传及营销合作的力度,提升这部分机构商户的活性。

三是守住重点行业、重点商户。无论是微信“断间连”的“一号工程”,还是微信、支付刷脸支付的拓展,都是以重点行业和商户为突破口。基于此,一是要加大对重点行业的拓展和维护。结合移动支付便民工程工作,在交通、公用缴费、校园、医疗等重点场景,联合银行开展营销,主动沟通行业合作方,加强场景维护。二是强化中国银联总分公司层面对重点商户的沟通机制,持续掌握重点商户对支付受理渠道及新产品的态度,利用营销、数据合作等机会,在保证银联移动支付渠道前提下,推动A/T业务接入银联渠道。

四是加快移动支付产品下沉。以十亿的用户为基础,微信支付的业务拓展始终是群众路线。但就移动支付受理端,下沉市场上的竞争仍相对较小,银联应该争取也不能放弃这部分市场。加快产品下沉要加大与区域性银行的合作。区域性银行一般在乡镇和农村等下沉市场上拥有网点和人力上的绝对优势,但区域性银行在产品上存在一定的弱势,要充分利用区域性银行的特征,将银联聚合支付产品输出,并利用区域性银行网点优势,加快聚合支付向偏远及农村地区延伸。

五是丰富产品功能,合理分配权限。其一,完善条码前置平台功能。尽快实现D0功能,支持微信、支付宝快捷支付,提升平台的稳定度。其二,对于条码前置平台、合作伙伴开放平台中部分商户统计等功能,要合理在分公司层面上进行授权,便于分公司及时掌握情况。其三,升级“云闪付”APP。与银行深度合作,在“云闪付”推动类似于蚂蚁花呗的消费信贷产品、探索开发“云闪付”会员功能等,提升用户活性。

六是争取有利监管政策。一方面,不同于传统POS收单市场银行的“本代本”,仅占跨行交易的很少份额;微信、支付宝事实上垄断了当前移动支付收单市场,微信的“一号工程”涉嫌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应向监管部门争取尽快出台相应措施,要求微信、支付宝“直连”的交易,必须经过银联或网联。另一方面,对于微信、支付宝开展的刷脸支付,目前并未按监管部门要求进行支付,存在一定的风险。应推动相应的监管政策尽快出台,在安全、公平前提下开展刷脸支付业务。

03大力发展“云闪付”巧夺市场

微信2014年上线微信支付,以社交支付引爆C端用户;2016年,微信支付全面向线下实体商铺推广,以充分开放的姿态,通过C端倒逼B端,建立完善服务商体系,配合种类繁多、功能齐全的各类产品,实现线下场景全覆盖。微信支付、微信公众号、微信小程序已经在微信的封环境中搭起了商户和用户之间重要的桥梁。在这其中,服务商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微信支付为了不断提升其服务商体系质量,先后通过多种激励方式、融合方式,鼓励服务商大力拓展微信支付商户,甚至通过注资服务商的方式,直接影响服务商市场布局,切入线下零售等重点领域。可以说,微信支付的快速发展不仅基于其无比庞大的用户基础,更得益于开放体系下众多服务商的大力推进。

然而,2019年8月,微信支付宣布实施“一号工程“,切断商户通过服务商传送交易的“间连”,通过二次认证掌握商户真实信息,服务商的重要性大幅下跌,曾经通过激励政策、“星火计划”“绿洲计划”给予的优势成为泡影。微信支付对服务商体系的调整、对支付生态圈的重建,不仅直接影响到微信支付服务商,对银联的微信支付、支付宝收单业务切入的重点工作也可能带来不利的影响。目前,微信支付从开放走向封闭,已着手建立以微信支付为核心的、整个支付体系的闭环生态,无论是微信支付服务商,还是银联、其他银行及非银行机构,都亟待提出相应措施,应对微信支付的“一号工程”,实现“破局”。

对银联而言,只有对标微信、支付宝大力发展C端,不断优化技术接入方式,广泛统一银行、非金和四方等力量,不断优化产品和服务,下沉市场,深耕行业,才有可能赢得市场机会。

2019年,央行拟定个人金融信息保护监管规则,在此新形势下,移动金融机构如何做好个人信息收集和保护、开放模式下的信息和数据安全如何保障、刷脸支付如何平衡好安全与便捷?

藉此,北京移动金融产业联盟、移动支付网将于11月5日在深圳举办以“安全合规 面向未来”为主题的——MFSC 2019第四届中国移动金融安全大会,详细议程、嘉宾介绍、参会名单等见大会官网:

?点赞收藏